沐知为

脑干不过心的懦夫

长文

2017.4.1 晴
  终于,决定要写一篇总结,在四个月后的今天。关掉所有的办公软件,拒绝一切外部打扰。
  既然拖了这么久,时间就要拉回到从前。去年九月,慢慢适应了这种朝九晚五两点一线的生活。开始试着融入到新的团队,开始学一些新知识,或者说新技能。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,我正式踏入社会。
  向来是反应慢半拍,行动慢半拍,当我刚发觉踏入社会的时候,有同学已经成功跳槽。我也安于现状,羡慕他们比我高的薪资,却惧怕像他们那样劳累。我缓缓地走着,昂首看风景,闭目觉空虚。
  就这样一边惭愧一边慵懒地打算到新年,这毕竟应该是间隔年。当自责堆积到无法忍受,便冥思苦想一番,作势要自我剖析。这种自欺欺人甩得掉过去却甩不掉消极情绪,我一边告诉自己有心得就算没虚度一边想要奔跑起来,可是到头来仍然提不起斗志,半点都没有。那段时间真的算黯淡无光了吧。
  在不断地鞭挞自己觉醒无果之后,因一张照片想到一个人,又因这个人想到过去的渴望,这种渴望让我捕捉到了内心的影子,于是我亦步亦趋,紧追不舍。于是我的生活有了起色,慢慢发起光来。
  我把这个人称为力量源泉,心里揣着希望与憧憬,像捂住一个秘密一样独自上路,独自欢喜。直到现在,我的力量源泉也未发觉。尽管我由原先的欢喜变得渴望,又一步步变为平静、迫切、落寞、静待,又变得焦急。如此种种,始终都是我一个人的,美好或煎熬,从来不曾告诉她。
  这漫长的时光,我单枪匹马竟走不出虚无。真是令人失望又感动。
  后来啊后来,大概还是深爱而不得吧,为了能更优秀地站在她面前,我绝望却还是奔跑着。12月初,接到好朋友要来北京工作的消息,鬼使神差地翻看了以前的微博,我推翻了之前的憧憬与决定,推掉工作去接她。可是啊可是,我又掉进了怪圈,迅速地。
  原罪是我,我也自作自受,每日痛苦挣扎,并且宿命式的孤独着。不坚定的心,配不上任何相伴。
  可最终在我的内心面前,我又一次偃旗息鼓,选择遂了心愿。就是这样一颗心,孤独却倔强地在世间寻找,跌跌撞撞,义无反顾。我讨厌我内心的无常,却又敬佩它的执着。我明白,我不想将就,总算找到与内心的共识。
  遇上过美好的人,却因为自己的不优秀而怯于走上前,前世几万次回眸换来的相遇,就这样让我辜负。惋惜不得,于是我真的努力起来,学画画也好,学韩语也好,都是想让我强大起来,勇敢起来。对,勇敢需要资本。
  让我绝望的人给了我希望,我的力量源泉还是我的力量源泉。再次燃起希望,我看见她身披五彩霞光在等我。我也变成太阳。我的力量源泉,请把你的耐心留给我,等我也光芒万丈走向你。
  兜兜转转,每天的思想斗争,总算是有了结果,第一次见你那天,我说过我要做一个温柔坚定的人。
  这样,算作我与内心的和平。
  2016年,就像本命年一样,坎坷得我都怀疑我是猴年出生的。再揭一遍伤疤吧,考研失败、工作也阴差阳错、当真跌倒过的学驾照之路、考公务员失败、错过一些美好……这些随着我的上次总结都成为过去。可是后来的日子,依旧在深渊坠落。刚买的小7公交车上被偷、工作上力不从心、与人的相处出现问题、同领导之间出现误会、与发小酒后的不理智、对世界的不设提防让我伤亡惨重……如此种种,我现在能不痛不痒的罗列出来,可那时在当下就是暗无天日,心如死灰。
  在节节败退中迎来了本命年,我说但愿多大的灾厄来袭就有多大的气力撑过去。回到北京又惊觉房租上涨得我负担不起,只好住在单位的公寓里,父亲因不适应工作环境回到济南,考研想读的学校要三年工作经验,姐姐要做个小手术……还有一些身边的事,我会直想哭。真的,让我用力撑过去啊,别难为我身边的人。
  既然说到这,那就在清明节的前夕,谈一谈死亡,这阴云似的死亡,让我拨云见日。大年初一的下午,接到薛哥病重的消息,恐惧与难过立时涌上心头。写这一部分真的不容易,让我缓一缓。
  ……
  完全想不出词汇来描写我的感受,我从未觉得死亡可怕,可这一次它确确实实将我打得溃不成军。不可否认,我只是,不害怕死亡发生在我身上,而我害怕死亡发生在别人身上。回到北京第一个周末就去看望薛哥,看着薛哥手臂上的血斑和插满了的管子,心疼得直想掉眼泪,知道薛哥承受了许多痛苦,可当我亲眼看到正在承受痛苦的他,才知道我从未明白薛哥与病魔的抗争是多么艰难,也从未明白薛哥所处的黑暗。感受到虚弱的薛哥试图握紧我的手,于是我用力,又不敢太用力。薛哥的手久久不愿放开,颤抖也在坚持,我能感受到他对生的渴望。从薛哥父亲那了解到薛哥在精神上在肉体上都承受了太多,压垮他的不只是病魔。于是我告诉薛哥让他把写作当成自己的工作,因为他自己就是一部可歌可泣的巨作。看到薛哥眼里重新闪起希望的光芒,我感动我能为薛哥做些什么。因为薛哥刚从ICU转到普通病房,身体还很虚弱,我们的探望时间不能太长,嘱咐了他保重身体好好休息别想太多,我们告别薛哥轻轻退出病房,离开,并不轻松。当晚彻夜难眠,与薛哥朝夕相处的四年,就像放电影一样,一幕幕闪过我的脑海,我们纵情欢歌,我们大碗痛饮,我们游戏作乐,我们通宵学习,我们畅谈人生,我们辩论直言,我们挥斥方遒,太多的我们。我们一起虚度的时光,和我们一起进步的路途,都如在昨日,就在那闪着光,让我向往又不敢直视。
  不久得知薛哥病情好转,出院回家,我们好不愉快,精神立刻放松下来,压力一下全释放。可这种放松并没能持续多久,我开始惴惴不安起来,也不敢联系薛哥,生怕得到不好的消息。在那个周日下午,终于没忍住给薛哥发了条消息问他怎么样了,然而没有收到回复。我预感到什么,可是又侥幸地认为薛哥是太累不能玩手机,于是我继续祈祷。终于,在两天后接到薛哥去世的消息,死亡时间是那天下午我发消息的半个小时后,上天终究是没听到我的祈祷。我想薛哥也没收到我的问候,于是我说所有的问候想到就要送达,不然在得知对方再也不能收到的时候就会明白遗憾有多大。是啊遗憾那么大,打击那么大。医院一别,却是诀别。盯着手机屏幕说薛哥去世的那条消息,慢慢我的世界暗下来,没有影像,没有声音。我也什么都不能想,只呆立在那里。大脑一片空白,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也只能是张开嘴。我不想哭,我不难过,我只是感觉我麻木在那里就要死掉了。无法接受的事实,从来不管你能不能接受。工作全丢一边,我闭着眼躺在椅子上,就在我要崩溃的时候接到思琦的电话,只是我的意识已经微弱到没有反应,只嗯嗯嗯嗯地回答着。她说你不要难过不要想不开啊,我嗯。她说我陪你聊聊天儿希望你能开心一点,我嗯。她说薛哥这样再也没有痛苦了我们应该为他感到高兴,我嗯。她说你别哭啊然后一个人在电话那头抽泣起来,我说我不哭你也别哭,然后我们都沉默。不知过了多久她又说我知道你难过不知道说什么那我来说你听着,我又嗯。后来我发觉她早就下班了让她去吃饭,可她坚持到我下班。我说我去吃饭你也快去,她说你快点好起来。挂掉电话,我慢慢缓过来,心想总不能辜负了思琦。看着同事们打完卡一个个喜笑颜开,我告诉自己这个世界依旧是美好的。打开考研书想着继续学习数学,可是慢慢反应过来的我,漫天的难过涌上心头,根本无法看书。于是戴上耳机想要回家睡一觉。在车上宝拯打过电话来,我们什么也没有说,都沉默着。想要说些什么,可说出口的只是长长的叹气。路上冷风不停,冻僵我的手,冻僵我的思维。后来终于想起要安慰对方,后来两个人又把悲伤烦恼通通倾诉一遍,算是相互取暖。北京一别,已有许久未见,在这么短暂且充满意外的生命里,想要抓住每一次相聚的机会,想要创造机会相聚。回想到这,忍不住叹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  躺在床上盯住天花板,脑子里是薛哥在ICU时那渴望生命的眼神,令人动容,也令我心颤。又不断地闪出薛哥的面容,每一次我都想大喊,可每一次都心痛到没有力气。我们几个开始商量着去薛哥的葬礼,可越商量越没了参加的勇气。没见到薛哥一动不动地躺在那,我们就可以认为薛哥还活着。后来又商量着我们出来见一面一起为薛哥送行,或者一起抱头痛哭。等到见了面坐下来举起酒杯,我们却又默契地谁也没提薛哥。都知道彼此很悲伤,却都把悲伤隐藏着。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我们大快朵颐着,我们欢声笑语着。我们能做到的,能替薛哥做到的,也只有这些。谁也不想让谁难过,不是么。从接下来的周末,我们就开始疯狂地折腾,在有限的生命里,做最多的尝试。自以为是地热爱着生命,又千方百计地慰藉着生命。
  ……
  在我还没有将这份悲伤消化的时候,又迎来另一个噩耗,姐夫的父亲确诊为癌症,并且已经扩散。想到电话里姐夫低落的情绪,我感到深深的无力。周末回到天津,姐姐出院回家,一家人都高高兴兴,不提难事。周日姐夫送我去地铁站,我想给他一句安慰的话,最终还是沉默相对。这种男人间的情感,深沉到宁愿肤浅。我明白这种痛,所以我一直没讲薛哥的事情。可是这并不能让事情好转,冷酷的事实还是摆在那,让每个人的心头都阴云密布。这一次,我还是要祈祷,祈祷姐夫的父亲能战胜病魔。真的希望上天能听到这些,让受病痛折磨的人们走出漩涡。上天啊上天,普度众生才是你的本色啊。
  最近在追一部剧——人民的名义,里边的反腐功臣也被撞至重伤生死未卜。死亡,就这么充斥着我的生活。我只能让自己忙一点,再忙一点。好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,好让我跑出乌云的遮挡。可如今,我用这么多文字记录了死亡,泪眼朦胧。这权当是一种宣泄吧,想来以后我也极可能不会有勇气看这段,等我哪一天顿悟,把任何死亡都看开了吧。
  梳理完这症结,愿生活雨过天晴,我们都沐浴阳光。
  再拉出一条线,把九月到四月的一些事捋一捋。中秋节的时候单位发了一张月饼券,约了好友吃完法式月饼去天坛,一边感叹着皇家的大气但繁琐,一边对古人的智慧啧啧称奇。中国古代建筑,完全称得上瑰宝。从天坛出来去吃了第一次山城辣妹子,饭馆儿生意火爆,我们兴致勃勃。十月孟老师路过北京,我们又立马去见他,老师也不顾胃病喝起白酒。都是好久不见,吃饭的时间多半都在相互关心。将老师送到火车站,我们相约下次,独自坐上地铁满满的都是感动。这一年逛了很多博物馆,看了很多风景,将北京大致过完一圈。有行走,就有收获。感谢一直陪伴我的老友们。一月份公司开年会,接着大中心聚餐,项目组聚餐,感谢同事们的理解和帮助。本着freshman要敬业的心态选择了坚持上班到腊月二十九,没想到大楼提前封楼,我便多出来一天假期,而且不影响年后的休假,真的是赚到了。退了高铁票只抢到一张夜晚的站票,我还是毅然决然地上了车,然后在餐车睡了一晚,回到周村,下午和哥哥一家一起回到家。日思夜想的家,魂牵梦绕的土地。想要在家好好陪陪父母家人,便谁都没有约,平时只和小伙伴们打打牌、喝喝茶、聊聊天、吃吃酒。而且家人都在身边,非常舒适惬意安稳幸福。发现父母比我出去得还勤快,我想陪他们看会电视,没想到他们撇下我出去串门,留我一只单身狗瑟瑟发抖。第一个有经济能力的春节,给家人们都买了礼物,看他们绽放的笑容,我很满足,能为他们做些什么,我很高兴。和父亲喝着烈酒,偶尔看看春晚,抢抢红包,这样的夜晚,太温馨,我简直想到再也不要出去漂泊。大年初七去考科二,练得脚都发酸下午终于战战兢兢地考过,晚上回到家和小伙伴们痛饮庆祝,母亲亲自下厨,满满的幸福。第二天去和还在家的发小们吃完践行饭,再天亮我又收拾行装出行。回到北京开始准备考研,开始刻苦清淡的日子。
  这一部分就像流水账一样先写到这里吧。这迟来的总结也写到这里吧。
 
  安静地听每一首歌。
  深沉地看每一卷画。
 
  认真地过每一天。
  坚实地走每一步。

  珍惜生命。
  用心生活。
 

评论(3)

© 沐知为 | Powered by LOFTER